分类
芝加哥大学新闻

UChicago surgeon gives cochlear implants to two generations: a father and infant son

这位听力学家在她的电脑屏幕上点击了一个链接,10个月大的丹尼斯·希尔(Dennis Hill)活跃了起来。他的眼睛开始扫视房间。

“丹尼?他妈妈说。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他爸爸说,丹尼斯的脸上绽开了笑容。

天生失聪的丹尼斯刚刚打开了他的人工耳蜗,第一次听到了父母的声音。几分钟后,他又笑了起来,嘴里嘟囔着,可能也是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声音。

对于他的父母来说,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他们是来自伊利诺伊州罗斯科的迈克尔·希尔(Michael Hill),今年23岁,詹娜·琼斯(Jenna Jones),今年24岁。

九年前,教授。芝加哥大学的达纳·苏斯金德(Dana Suskind)是耳蜗植入研究领域的先驱外科医生,他在希尔14岁时为他做了耳蜗植入手术。这改变了他的生活,他希望他的儿子有同样的医生。

这已经不是苏斯金德第一次为一个家庭的两代人做人工耳蜗植入手术了。但她表示,这是一个特例,因为丹尼斯的父母做出了“大胆而令人钦佩”的决定,用双语把他抚养成人。这意味着他将能够听和说,多亏了他的人工耳蜗,而且他还能流利地使用美国手语。父母双方都能说两种语言。

在聋人社区中,身兼听障两职是一个敏感的话题。有些人认为聋人应该自豪地承认自己的身份,拥抱聋人的文化和语言。给耳聋或听力受损的孩子植入人工耳蜗成为了一个转折点,改变了前面的轨迹。

琼斯和希尔相信人们会接受他们的决定,并欢迎丹尼斯进入这两个社区,就像他们过去一样。

“美国手语永远是丹尼斯的第一语言。我们从一出生就和他签约了。”“聋哑人社区里的人非常聪明。我很幸运有这么好的朋友,他们有或没有人工耳蜗或助听器,我们都接受我们自己。我期待着丹尼斯能在聋人社区遇到更多的人,并找到自己的道路。”

苏斯金德强调,早期接触任何语言,无论是口语还是手语,对孩子的发展至关重要。

“越早让孩子接触丰富的语言发展,效果就越好,”小儿耳鼻喉科医生苏斯金德(Suskind)说。

聋哑父母所生的失聪儿童如果能流利地使用手语,从第一天起就能接触到充满活力和刺激的早期语言环境。那些接受耳蜗植入并能从设备中听到声音的人会成为双语者,成为两个世界的一部分。

研究已经证明双语对孩子的执行功能有积极的好处。

“丹尼斯非常幸运,”苏斯金德说。“他父母的选择将使他能够流利地使用美国手语,并拥有主流的口语轨迹。”

丹尼斯的父母是根据个人经验做出决定的。

琼斯在18个月大的时候植入了人工耳蜗,这与希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希尔在14岁之前一直使用助听器。因为她一生都能听到声音,所以琼斯能比希尔说得更清楚,也听得更清楚,这使她更容易做一些事情,比如打电话。

希尔还记得他十几岁时努力适应人工耳蜗的植入。植入手术大约需要2到3个小时,人工耳蜗在几周后被打开。

“一开始我很讨厌它。我不想穿它。我无法解释这是怎么回事,但我听到的声音和我戴助听器时听到的完全不同。要花很多时间去适应。但一旦我这样做了,它就改变了我的生活。现在我希望我很久以前就得到了它。我相信丹尼斯的听力和说话能力会比我好很多。”希尔说。

丹尼斯的父母也愿意做出2½小时车程每个这样的人工耳蜗可以由萨斯金德,UChicago医学小儿人工耳蜗项目和联合创始人的创始人TMW早期学习中心+公共卫生。

希尔说:“她为我和我的一个朋友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我知道她也会为我的儿子做一件了不起的事。”

-改编自UChicago Medicine网站上的一篇文章。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uchicago.edu/story/uchicago-surgeon-gives-cochlear-implants-two-generations-father-and-infant-son

分类
芝加哥大学新闻

Rev. Otis Moss Jr. and Rev. Otis Moss III to speak at UChicago’s MLK commemoration

曾与马丁·路德·金博士一起游行的民权运动领袖小奥蒂斯·莫斯牧师。芝加哥三一联合基督教堂(Trinity United Church of Christ)高级牧师奥蒂斯·莫斯三世(Otis Moss III)将在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纪念金博士生平和遗产的第30届年度活动上发表主旨演讲。

1月28日的活动将于下午6点在洛克菲勒纪念教堂(Rockefeller Memorial Chapel)开始,演讲者还将与洛克菲勒教堂(Rockefeller Chapel)院长莫里斯·查尔斯(Maurice Charles)进行对话。

庆祝活动延续了芝加哥大学丰富的MLK纪念演讲者的传统,包括巴拉克·奥巴马、杰西·杰克逊牧师和教育家/活动家安吉拉·戴维斯。金博士本人也曾两次在洛克菲勒教堂发表演讲——第一次是在1956年,第二次是在1959年——当时他作为民权领袖的国家形象正在提升。

“我们很荣幸有机会听到小莫斯牧师和莫斯三世牧师的讲话,他们为解决我国一些最紧迫的挑战奉献了一生。这是整个校园和更广泛的南区社区共同反思一个更公正社会的承诺的一个机会,”芝加哥大学副教务长、健康正义的埃伦·h·布洛克(Ellen H. Block)教授梅丽莎·吉列姆(Melissa Gilliam)说。

作为一名神学家、牧师和公民领袖,小莫斯在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里一直倡导民权和人权问题。他曾是小马丁·路德·金的工作人员,也是亚特兰大埃比尼泽浸信会牧师马丁·路德·金的共同牧师。他目前是马丁·路德·金非暴力社会变革中心的全国理事和理事。他的工作还把他带到国外,参加比尔·克林顿总统在以色列和约旦之间签署的和平条约。

莫斯三世宣扬黑人神学的传统,并一直在谈论大规模监禁、环境正义、经济不平等和民权等问题。他是2016年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形象奖的获得者,因为他创立了正义与信仰机构“不愧媒体集团”(Unashamed Media Group),为“黑人的生活很重要”(BlackLivesMatter)和“占领运动”(Occupy movement)等团体和事业提供支持。

这次活动是免费向公众开放的,芝加哥儿童合唱团的音乐也将是这次活动的特色。随后将在艾达·诺伊斯大厅举行社区招待会。

在纪念活动中,芝加哥大学还将表彰今年“多元化领导奖”的获得者,该奖项旨在表彰在促进多元化和促进社会公正与公平方面发挥领导作用的教职员工和校友。

此外,大学社区服务中心、实验学校和伍德劳恩特许高中将于1月18日举办一年一度的MLK服务日。芝加哥大学的学生、教职员工被邀请参与整个南区的项目。点击这里查看更多信息或注册。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uchicago.edu/story/rev-otis-moss-jr-and-rev-otis-moss-iii-speak-uchicagos-mlk-commemoration

分类
芝加哥大学新闻

Giant squid’s full genome revealed, providing clues about mysterious creature

这种巨型乌贼可以长到校车那么大,眼睛有餐盘那么大,它很少被发现,也从未被捕获并存活过——这意味着它的生物学(甚至它们是如何繁殖的)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一个谜。但随着乌贼全基因组序列的公布,科学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这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研究是由哥本哈根大学领导的一个团队进行的,该团队包括海洋生物实验室的科学家卡罗琳·阿尔贝丁(Caroline Albertin),她是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的博士生。

“基因组是回答这些非常奇怪的动物的生物学上的许多问题的第一步,”Albertin博士说,“比如他们如何获得无脊椎动物中最大的大脑,他们复杂的行为和敏捷性,以及他们难以置信的瞬时伪装技能。”


研究小组发现,巨型乌贼(大王乌贼)的基因组很大:据估计有27亿个DNA碱基对,大约是人类基因组的90%。

“就基因而言,我们发现巨型乌贼和其他动物很像。这意味着我们可以研究这些真正奇怪的动物来更多地了解我们自己,”Albertin说,他在2015年领导了一个团队,对头足类动物(包括乌贼、章鱼、墨鱼和鹦鹉螺)的第一个基因组进行排序。

阿尔伯丁分析了几个古老而著名的巨型乌贼的基因家族,并将其与其他四种已被测序的头足类动物和人类基因组进行了比较。

她发现几乎所有动物的重要发育基因(Hox和Wnt)都只存在于巨型乌贼的基因组中。这意味着这种巨大的无脊椎动物——长时间是海怪的源头——并没有通过全基因组复制而变得如此庞大,而进化很久以前就采取了这种策略来增加脊椎动物的体积。

因此,了解这个物种是如何变得如此巨大的,还需要进一步探索它的基因组。

虽然头足类动物有许多复杂精细的特征,但它们被认为是独立于脊椎动物进化而来的。通过比较它们的基因组,我们可以问:“头足类和脊椎动物的构造是一样的,还是不同?””Albertin说。

阿尔伯丁还在巨乌贼的基因组中发现了100多个原生粘蛋白家族的基因,这些基因通常在无脊椎动物中并不多见。

她说:“人们认为原生粘质在正确连接复杂的大脑方面很重要。”“它们被认为是脊椎动物的创新,所以当我们(在2015年)在章鱼基因组中发现超过100个的时候,我们真的很惊讶。”这看起来就像一个确凿的证据,证明你可以做出一个复杂的大脑。我们在大乌贼身上也发现了类似的原生粘质扩张。”


最后,她分析了一个迄今为止头足类动物独有的基因家族,叫做reflectins。“反射蛋白编码一种产生彩虹色的蛋白质。颜色是伪装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我们试图了解这个基因家族在做什么,它是如何工作的,”Albertin说。

“拥有这个巨型乌贼的基因组是帮助我们理解什么使头足类动物成为头足类动物的一个重要节点。它还可以帮助我们了解新的和新的基因是如何在进化和发展中出现的。”

该团队由哥本哈根大学的Rute da Fonseca领导。

海洋生物实验室致力于科学发现——探索基础生物学,了解海洋生物多样性和环境,通过研究和教育了解人类状况。MBL成立于1888年,位于马萨诸塞州的伍兹霍尔,是一家私立非营利性机构,隶属于芝加哥大学

引用:Rute R. da Fonseca等人(2020年)的一份难以捉摸的巨型乌贼的基因组草图,大王乌贼。GigaScience, DOI: 10.1093 / GigaScience / giz152

资助:Villum Fonden、葡萄牙科学基金会、欧洲区域发展基金、Wellcome Trust、Lundbeck基金会、欧洲分子生物实验室、Novo Nordisk基金会、David和Lucile Packard基金会、荷兰科学研究组织、Deutsche Forschungsgemeinshaft、VEGA、国家科学基金会。

——改编自海洋生物实验室网站上首次发表的一篇文章。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uchicago.edu/story/giant-squids-full-genome-revealed-providing-clues-about-mysterious-creature

分类
芝加哥大学新闻

As world awaits Doomsday Clock announcement, a look at its UChicago roots

大多数制造了第一颗原子弹的人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是科学家们做到了。

曼哈顿计划中的一些科学家从未流露出一丝疑虑。但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的一个研究小组开始反击。甚至在美国向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之前,他们就签署了一份文件,敦促军方不要对人类使用核武器。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他们中的许多人创办了《原子科学家公报》(Bulletin of the Atomic Scientists),从那以后一直致力于向公众宣传“有可能终结文明”的技术。直到今天,这份简报仍存放在芝加哥大学,不过它的使命已经扩大到应对恐怖主义、网络攻击和气候变化等全球威胁。

罗伯特·罗斯纳(Robert Rosner)是芝加哥大学威廉·e·沃瑟(William E. Wrather)杰出的服务教授,也是《简报》科学与安全委员会的主席,他把这份简报称为“矿井里的金丝雀”,是一个供专家讨论某个冲突或发展是否应该让更广泛的世界停下来的论坛。

1月23日,该公报将举行一场新闻发布会,公布2020年的“末日钟”,这象征着人类离世界末日有多近。(目前的时间是午夜前两分钟——这是自冷战军备竞赛最激烈时期以来最接近午夜的时间。)

“我们愉快地走向世界末日的方式很多,”芝加哥大学天文学和天体物理学教授、科学与安全委员会公告成员丹尼尔·霍尔兹(Daniel Holz)说。

良心和危机

利奥·西拉德和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是1939年写信给罗斯福总统警告他有制造原子弹的潜力的两位科学家之一,他还说德国有可能制造出原子弹。六年后,当西拉德得知原子弹被投到广岛时,他给1951年结婚的内科医生兼医学教授格特鲁德·魏斯(Gertrud Weiss)写了一张便条(用芝加哥Quad俱乐部的信纸写的),称这是“历史上最大的错误之一”。


1945年6月,西拉德是曼哈顿计划(Manhattan Project)的一群杰出科学家之一,他们签署了被称为“弗兰克报告”(Franck Report)的警戒性文件。当那份文件没有进展时,他分发了第二份反对使用核武器的请愿书,有近70名曼哈顿计划的同事签署了请愿书。两份文件都没有得到重视。

广岛原子弹爆炸后的一天,西拉德和曼哈顿计划的其他著名科学家开会讨论如何让公众了解科学及其对人类的影响。到9月,他们已经形成了《芝加哥原子科学家公报》——后来随着其成员的增加,这份公报缩短为《原子科学家公报》。他们的共同使命是:“向公众、政策制定者和科学家提供必要的信息,以减少对我们生存的人为威胁。”

“在现代历史上,科学家们第一次说,有必要对如何处理他们的发明做出判断,”芝加哥大学的年轻科学家约翰a辛普森(John a . Simpson)说。

例如,辛普森的首要任务之一是游说,将尽可能多的核技术监管移交给文官政府,而不是军方。1946年的《原子能法》反映了他和其他科学家的努力,建立了一个由民间领导的原子能委员会(今天的能源部),该委员会将控制核武器的发展,以及用于和平目的的核能的发展。

记录人类剩下的时间

最初的几份公报是油印的文章集。但随着杂志的扩大,编辑们决定尝试设计一个封面来吸引更多的读者,所以成员兼艺术家马丁·朗斯多夫(Martyl Langsdorf)同意制作一个封面。为了回应她从会议中感受到的紧迫性,她设计了一个极简主义但令人难忘的时钟,它的指针设置在离午夜还有7分钟的时候。

从那时起,公报就以此为人类设定了时间表。世界末日时钟的分针的移动(或原地不动)决定,每年由《世界末日公报》的科学与安全委员会(Science and Security Board)与包括13位诺贝尔奖得主在内的赞助商委员会协商做出。

1991年,随着苏联解体和《削减战略武器条约》(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的签署,世界上离午夜还有17分钟。最接近的时间是午夜前两分钟;第一次是在1953年,当时美国和苏联都进行了热核武器试验;第一次是在2018年,当时的理由是核参与者“国际秩序崩溃”,以及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持续缺乏行动。

霍尔兹说:“未来10年将是气候变化的关键时期。“如果我们现在就采取行动,我们可能会避免一些最糟糕的、威胁文明的后果。核毁灭的危险也在上升。这些问题还加上蓄意侵蚀事实和真相,对社会构成严重威胁。

但这是我们所有人都可以帮助解决的问题。鼓动改变!现在还不晚。”

了解更多曼哈顿计划的科学家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uchicago.edu/story/world-awaits-doomsday-clock-announcement-look-its-uchicago-roots

分类
芝加哥大学新闻

UChicago event in Davos to examine national, global issues in higher education

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和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University of Chicago Booth School of Business)将于1月21日在瑞士达沃斯举办一场活动,邀请顶尖学者讨论高等教育中的国家和全球问题。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院长罗伯特·齐默(Robert J. Zimmer)和米诺什·沙菲克(Dame Minouche Shafik)将参加定于美国夏令时上午10点开始的小组讨论。芝加哥大学受托人、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联合创始人、法学博士大卫•鲁宾斯坦(David M. Rubenstein)将担任论坛主持人。活动还将进行网络直播。

齐默和鲁宾斯坦将与芝加哥大学的受托人、微软公司(Microsoft Corp.)首席执行长纳德拉(Satya Nadella)共同主持此次活动;以及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Chicago Booth)院长、乔治·普拉特·舒尔茨(George Pratt Schultz)会计学教授马哈夫·拉詹(Madhav Rajan)。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uchicago.edu/story/uchicago-event-davos-examine-national-and-global-issues-higher-education

分类
芝加哥大学新闻

Between classes, student talks sports and draws big names to podcast in his dorm

编者按:这个故事是《认识芝加哥人》(Meet a UChicagoan)的一部分,这是一个常规系列节目,关注的是那些让芝加哥成为一个独特的知识群体的人。在这里阅读其他的。

Jon Zaghloul承认,作为芝加哥大学的学生和有抱负的体育播音员,他的生活“有点忙乱”。

除了每周安排完整的课程表外,这位经济学专业的二年级学生还为校园广播电台WHPK录制节目,为芝加哥大学的体育运动提供彩色评论和实况报道,并在大学宿舍录制每周的播客。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Zaghloul,一个杰出的高中棒球运动员,成为全国头条新闻的广播和打比赛。

扎格鲁曾经是芝加哥郊区的一名棒球投手,他获得了全额棒球奖学金,可以在伊利诺伊州一个规模较小的大学项目中打球。但这种可能性只是再次证实了他想上芝加哥大学的愿望,他希望自己的学位有一天能让他在一个职业体育团队中找到一份工作,要么在前台,要么在广播公司。

“我选择芝加哥大学是因为这里的学术标准,”Zaghloul说。“这里是两全其美的地方,既学经济,又做广播。除了上课和接受良好的教育,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运动。”

扎格卢勒很快成名播客,着陆高调客人从体育娱乐,政治在他的每周节目,名人堂球员包括NFL的杰罗姆·贝蒂和沃伦酸式焦磷酸钠,国家体育记者蒂姆Kurkjian和鲍勃·南丁格尔,喜剧演员乔治洛佩兹,特朗普和前政府官员安东尼斯卡拉姆齐和Sean Spicer。

不管客人是谁,他们都因为对体育的共同热爱而结下了不解之缘。“每个人的人类;每个人都喜欢运动,”Zaghloul说。“我们的目标是,总是要从一个没人知道、没人听说过的客人那里得到一个故事。”

从播音员到投手

扎格鲁第一次有了做体育播客的想法是在他13岁的时候。他创建了一个涵盖芝加哥体育新闻的博客,后来他把这个博客变成了SportsTalkChicago.com。他在高中时曾从事过自由体育写作和实况报道,在2018年被NFHS评为全国最佳学生播音员。

Zaghloul开始工作,他的芝加哥大学体育广播事业的一天,他来到校园。除了为Maroons橄榄球提供彩色解说外,他还为UChicago棒球队和篮球队提供实况转播和彩色解说。

他说:“我认为,一名优秀的体育播音员应该具备的能力是,能够为观众讲述一个故事或描绘一幅画面。”“如果他们正在听广播,或者此刻看不见比赛,你应该为他们创造一幅好画面,告诉他们正在发生的事情。”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扎格鲁因为一件没有发生在广播台的事情而登上了全国的头条新闻:他辞去了宣布职务,在克雷斯特伍德美洲豹队(Crestwood Panthers)的大学棒球联赛(collegiate league baseball)第九局担任替补投手。

Zaghloul在第一局失一分,他说:“我通知球迷,我将离开报幕员的座位,而余下的比赛将只会从观众的麦克风发出声音。”“据我所知,这是体育广播历史上第一次有播音员被召集到投手丘。”

Zaghloul后来出现在ESPN的体育中心讨论他的表现。

“我的棒球生涯差不多结束了,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Zaghloul说。“但是最后一次上场并表现出色,投进一些好球,帮助我的球队走出困境,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我永远不会忘记。”

体育经济学

扎格鲁在播客上的另一位回访嘉宾是研究体育经济学的高级讲师艾伦·桑德森。Zaghloul回忆起Sanderson在“微观经济学原理”这门课上的一次演讲,这是他再次对这门学科产生兴趣的决定性时刻之一。

“那是在感恩节假期之前,许多学生都去旅行了,他把平常的课程放在一边,开始谈论体育经济学,”扎格鲁回忆说。“整节课,他都在讨论NFL选秀背后的理论,以及最差的球队如何得到最好的选秀权,而最好的球队如何得到最差的选秀权,以及这是否真的有效。”

Zaghloul称这是他在芝加哥大学上过的最好的课。后来,扎格洛尔在他的播客中邀请了桑德森作为嘉宾,讨论了一系列与体育相关的问题,包括NCAA以及大学生运动员是否应该得到报酬。

职业生涯的前景,探索这些主题和谈判交易和收购的专业团队兴奋Zaghloul。

“经济学之所以让我着迷,是因为它很容易解释人类行为。不管你喜不喜欢,人们的生活都以美元为中心。他们会根据金钱激励因素做出慎重的决定,”Zaghloul说。“签下某个球员值得吗?”我应该做这种交易吗?我希望参与并回答这些问题。”

但是,扎格鲁感觉最自在的地方是广播间。

“对我来说,没有什么能复制这种兴奋,”他说。“这对我来说不像是一份工作;这是我的激情,我希望它能定义我未来的职业生涯。”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uchicago.edu/story/between-classes-student-talks-sports-and-draws-big-names-podcast-his-dorm

分类
芝加哥大学新闻

UChicago, Field Museum scientists discover oldest material on Earth: 7-billion-year-old stardust

芝加哥大学和菲尔德博物馆的科学家们发现了形成于50到70亿年前的星尘——地球上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古老的固体物质。

早在很久以前——甚至在太阳形成之前——这些星尘颗粒就被困在了陨石里,在那里它们保持了数十亿年的不变,直到50年前在澳大利亚有一颗这样的陨石坠落。这些“时间胶囊”提供了关于在太阳形成之前我们的宇宙中发生了什么的线索;例如,这些颗粒显示出恒星形成的惊人繁荣。

“这是我从事过的最激动人心的研究之一,”芝加哥大学副教授、菲尔德博物馆馆长菲利普·赫克(Philipp Heck)说。“这些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古老的固体物质,它们告诉我们恒星是如何在我们的星系中形成的。”

尽管它们对人类来说似乎是固定不变的,但恒星有其生命周期。它们是在太空中漂浮的尘埃和气体相遇并升温时产生的;它们燃烧了数百万到数十亿年,然后死亡。当它们死亡时,它们将风中形成的粒子抛向太空,这些星尘最终会形成新的恒星,以及新的行星和月球——还有陨石。

但是这样的“前级”颗粒很难获得。它们是罕见的——只有5%落到地球上的陨石有它们的身影,而且它们很小——一百个最大的陨石都可以放在这句话的最后。但菲尔德博物馆拥有默奇森陨石最大的部分,这是1969年在澳大利亚掉落的一处珍贵的未被发现的谷物宝藏,默奇森的居民维多利亚把它提供给了科学。大约30年前,在芝加哥大学,为了这项研究,从默奇森陨石中分离出了用于这项研究的前太阳系颗粒。

这项研究的作者之一、菲尔德博物馆和芝加哥大学的研究生詹妮卡·格里尔说:“首先是把陨石碎片压成粉末。”“一旦所有的碎片分开,它就是一种糊状物,有一种刺鼻的味道——闻起来像腐烂的花生酱。”

这种“腐烂的花生-黄油-陨石糊”然后用酸溶解,直到只剩下前胚乳颗粒。

一旦这些前太阳系的颗粒被分离出来,研究人员就使用了一种基于宇宙射线的严格程序来确定它们来自于什么类型的恒星以及它们的年龄。

赫克说:“我们使用了暴露年龄数据,它基本上测量了他们暴露在宇宙射线中的情况。宇宙射线是一种高能粒子,它们穿过我们的星系,穿透固体物质。”有些宇宙射线与物质相互作用,形成新的元素。它们暴露的时间越长,形成的元素就越多。“通过测量这些由宇宙射线产生的新元素中有多少存在于一个前太阳系的粒子中,我们可以知道它暴露在宇宙射线下的时间,这就告诉我们它的年龄。

研究人员了解到,他们样本中的一些前太阳系颗粒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古老的颗粒——基于它们吸收了多少宇宙射线,大多数颗粒的年龄必须在46亿年到49亿年之间,有些甚至超过55亿年。(我们的太阳有46亿年的历史,地球有45亿年。)

但这一发现并没有结束。由于前胚乳颗粒是在恒星死亡时形成的,它们可以告诉我们恒星的历史。而在70亿年前,显然有大量的新恒星形成——一种星体婴儿潮。

赫克说:“我们有比预期更多的新谷物。”“我们的假设是,这些49到46亿年前形成的大部分颗粒,是在一次恒星形成增强过程中形成的。在太阳系形成之前,有一段时间形成的恒星比正常情况下要多。”

这一发现为科学家们关于新恒星是否以稳定的速度形成,以及随着时间的推移新恒星的数量是否有高有低的争论提供了新的证据。“有些人认为星系的恒星形成速度是恒定的,”赫克说。“但是多亏了这些颗粒,我们现在有了直接的证据,证明70亿年前我们的星系中有一段恒星形成增强的时期,其样本来自陨石。这是我们研究的主要发现之一。”


作为主要研究问题的附带说明,研究人员还了解到,太阳系前的颗粒经常以大团的形式漂浮在太空中,“就像格兰诺拉麦片一样,”赫克说。“没人想到会有这么大的规模。”

赫克和他的同事们期待着所有这些发现进一步加深我们对银河系的认识。“通过这项研究,我们直接确定了星尘号的寿命。我们希望这将被研究,这样人们就可以把它作为整个银河系生命周期模型的输入,”他说。

格里尔说:“这是仅次于直接从恒星上取样的最好方法。”“一旦知道了这个,你还想学什么?”这是可怕的;这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事情。”

其他共同作者来自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华盛顿大学、哈佛医学院、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和澳大利亚国立大学。

引文:“宇宙射线暴露所产生的星际尘埃的寿命,是指前太阳系碳化硅的年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2020年1月13日。DOI: 10.1073 / pnas.1904573117

资助: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塔瓦尼基金会、国家科学基金会、能源部、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巴西国家科学技术发展委员会、菲尔德博物馆。

——改编自凯特·格莱姆比乌斯基(Kate Golembiewski)最初在菲尔德博物馆(Field Museum)发表的一篇文章。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uchicago.edu/story/uchicago-field-museum-scientists-discover-oldest-material-earth-7-billion-year-old-stardust

分类
芝加哥大学新闻

Does capitalism need protection from big business? A UChicago economist says yes

1902年,记者艾达·塔贝尔(Ida Tarbell)写道:“1872年初,全球最繁忙的角落之一是宾夕法尼亚州西北部的一条狭长地带,长度不到50英里。”在仅仅12年的时间里,那些曾经宁静的宾夕法尼亚山峦上,到处都是吃苦耐劳的年轻企业家,他们试图从一种新产品中获取财富:石油。但是,竞争激烈的日子并没有持续下去。

“在这种信心的全盛时期,”塔贝尔继续说,“有一只大手不知从哪里伸出来,要偷走他们的战利品,扼杀他们的未来。”

这只手是约翰·d·洛克菲勒的。到1880年,他的标准石油公司控制了美国生产的90%的石油,包括运输、精炼和销售。洛克菲勒通过降低石油行业各个领域的价格,并收购竞争对手,开创了市场支配地位。

去年春天,在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University of Chicago Booth School of Business)的校园里,塔贝尔对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进行了为期两年、共19篇文章的揭露。


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的经济学家Luigi Zingales在他的播客《资本不是》(Capitalisn ‘t)中解释说,塔尔贝尔揭露垄断对社会有害影响的系列节目“创造了干预的政治需求”,因为它揭露了垄断对社会的有害影响,并激发了政府的反垄断努力。1911年,最高法院下令将标准石油公司解散为34家独立公司。(洛克菲勒称塔尔贝尔为“焦油桶小姐”,成为美国第一个亿万富翁,并在晚年捐出了大部分财产,包括创办芝加哥大学的资金。)

记者和商学院教授似乎是奇怪的伙伴,但津加莱斯却不这么认为。津加莱斯是乔治·j·斯蒂格勒经济与国家研究中心(George J. Stigler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the Economy and the State)的主任。2017年,他发起了Stigler中心驻校记者项目。对于参加采访的记者来说,这是一次商学院经历的体验,也是一次经济学理论的速成班:他们旁听课程,会见学者,参加特别活动。

为什么要投资于下一代揭发丑闻?因为,在Zingales看来,资本主义依赖于它。他认为,与其他地方盛行的“裙带资本主义”制度相比,调查性新闻是美国资本主义在历史上如此成功的一个主要原因。以他的祖国意大利为例,他认为,在那里,个人关系——而非个人能力或竞争——决定了谁将在市场中胜出。

常驻背后的指导思想是,记者在趋势——商业世界每日和每周发生的事件的归档文件,揭露旨在颠覆市场以获取自身利益的特殊利益——帮助创造了保持市场自由的需求。

2015年,津加莱斯在英国《金融时报》上写道:“在一个竞争激烈的资本主义社会,愿意对经济实力采取强硬立场的好奇、大胆和有影响力的媒体是必不可少的。”“他们是我们对裙带资本主义的防御。当任何国家的媒体无法挑战权力时,它们不仅不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且成为问题的一部分。”


“剧烈骚动的时期”

问题在于资本主义本身的脆弱性。亚当•斯密(Adam Smith)的“看不见的手”(invisible hand)和自由市场的自由放任主义(laissez-faire)政策——芝加哥经济学家如此著名地拥护这种政策——很容易受到特殊利益的束缚。这些公司包括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公司;害怕竞争的现任者,目的是阻止新的市场进入者;而寻租公司则通过补贴或监管俘获来寻求政府在市场上的优势——也就是说,当法律增加了本应被监管的公司的市场优势时。

诺贝尔奖得主、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家乔治·j·斯蒂格勒(George J. stigler)创立了与他同名的研究中心,他首先质疑监管对竞争的影响,并在1971年提出了这样的观点:行业“需要”监管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他的假设分为两部分:其一,企业将动用其所拥有的一切政治权力来阻止新的竞争者进入市场;其二,制定法规来减缓新进入者的增长。

在Stigler之前,监管完全是从内容的角度来研究的——换句话说,如何制定规则来防止市场失灵和保护消费者免受不公平的高价格。毋庸置疑的是,监管本身,尤其是对公共事业等自然垄断企业的监管,是必要的。因此,施蒂格勒和他的合著者克莱尔·弗里德兰(Claire Friedland, AM ‘ 55)开始了对电力监管的研究,旨在了解这种控制的实际结果,而不是意图。监管是否压低了消费者的价格?通过比较20世纪初到60年代不同程度电力监管的地区,Stigler发现价格差异可以忽略不计,这让人对监管的必要性产生了怀疑。

这一发现震惊了经济学家。“我无法告诉你它有多重要,”65岁的退休教授萨姆·佩尔茨曼(Sam Peltzman)说。“接下来发生的是一段巨大的骚动。”

在随后的几十年里,经济学家们追随施蒂格勒的脚步,研究了监管对现实世界的影响,不再想当然地认为监管能达到预期效果。Stigler在1982年获得诺贝尔奖时说,他的工作“对立法的力量、目的和效果进行了根本性的检验”。

总的来说,Stigler提出了一个众所周知的观点:至少可以说,监管和政府干预的结果,比如反垄断诉讼,是复杂的,最坏的情况下,可能会损害竞争,阻碍自由市场。


这让我们回到了今天的Stigler中心,Zingales站在了一个令人惊讶的立场上,他认为反对反垄断和政府监管的钟摆摆得太远了。

他说:“我的观点是,态度的改变部分是由于环境的改变。”“今天的世界与70年代的世界完全不同。”

在塔贝尔和参议员约翰·谢尔曼(John Sherman)等进步时代的人物对洛克菲勒进行干预一个多世纪之后,美国经济在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施蒂格勒研究的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监管环境日益加强、以及20世纪70年代经济萎缩的过程中不断循环。津加莱斯说,“芝加哥学派思想胜利的部分结果”是监管的减少和一个创新和经济扩张的时代,一直持续到2008-09年金融部门的崩溃。

如今,Stigler Center将目光投向了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Facebook和谷歌等硅谷巨头。今年秋天,在结束了一项大规模研究经济集中度现状及其对美国影响的努力后,该中心发布了自己的评估报告: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市场会或能够遏制这些公司日益不受约束的权力。

这项发现来自全国30位专家的工作;他们代表商业、经济、法律和政治科学领域,花了一年时间研究和辩论垄断是否已经到了令人担忧的程度。用塔尔贝尔的话来说,终极问题是如何应对科技巨头在市场上的“大手”。

一个令人惊讶且备受争议的结论是,建立一个数字权威机构来监管这个行业。


今年5月,耶鲁大学(Yale)经济学家菲奥娜·斯科特·莫顿(Fiona Scott Morton)在数字广告和竞争政策听证会上悄悄向美国参议院提交了这一建议。莫顿曾领导Stigler Center小组分析数字平台的市场结构。Zingales花了整个夏天的时间来研究数字权威的概念。今年9月,《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商业版大肆宣扬,“芝加哥商学院教授反对‘芝加哥商学院’助长大科技公司的信念。”

正如经济学家、法律学者和政治学家所争论的那样,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斯蒂格勒中心的记者们一直在洗耳恭听。毕竟,住院实习项目的目的是教育记者。如何运用所学的知识取决于他们自己。

不是很“Stiglerian”

整个春天,亚当·克莱顿(Adam Creighton)都对他在芝加哥大学(UChicago)遇到的想法着了迷。克雷顿是《澳大利亚人》(The Australian)的经济编辑,也是2019年斯蒂格勒中心(Stigler Center)的常驻记者。他撰写的报道和专栏,都带有他在海德公园(Hyde Park)的12周所上课程和见到学者的痕迹。在一篇文章中,他认为专利创造了“人为垄断”;在另一篇批评澳大利亚退休储蓄体系的文章中,他引用了芝加哥大学的尤金•法玛(Eugene Fama)和理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

在校园里,在2019年春季季度的午间研讨会上,今年的记者与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Chicago Booth)的奥斯坦•古尔斯比(Austan Goolsbee)聚在一起。古尔斯比曾担任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也是罗伯特•p•格温(Robert P. Gwinn)的经济学教授。英国《金融时报》的刘新宁询问了美国的情况试图了解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提议的关税的实时和潜在的长期影响。其他记者也向古尔斯比提出了同样及时的问题,包括最近一次美联储会议的结果、学生债务泡沫、财富税的可行性、全民基本收入,以及他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的最爱。

当被问及他对数字权威的看法时,古尔斯比大声地提出了数字权威在实践中如何运作的疑问。

会议结束后,克赖顿对提议的数字权威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它不是很‘斯蒂格勒式’。”

这一评论并没有让津加莱斯感到不安。“我认为,我相信我不是一个人在这里,Stigler的贡献是伟大的,但主要是为了学习我们不应该做什么,”他后来回到办公室说。

Zingales认为,Stigler的工作不应被用作无所作为的理由:“我认为,缺乏监管可能与糟糕的监管一样糟糕,有时甚至更糟。我很高兴得出一个结论,如果你能说服我,也许干预是不值得的努力。但从什么都做不了的假设开始?这是我想要避免的那种意识形态障碍。”

津加莱斯指出,施蒂格勒的观点也逐渐适应了时代的要求,他引用了《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 1952年在《财富》(Fortune)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反对大企业的理由》(the Case Against Big Business)。在这篇文章中,斯蒂格勒主张在必要时拆分大公司,他写道:“我要强调的是,这是最基本的程序,本质上是一个保守的程序。”

他让斯迪格勒的话被人理解了。

“等一下,”津加莱斯说,“这有什么好保守的?”

1952年,施蒂格勒认为大型企业没有规模经济效应,他认为与其监管大型企业,不如拆分。但这些想法是在另一位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家、已故的哈罗德•德姆塞茨(Harold Demsetz)的影响下发展起来的。德姆塞茨认为,大企业往往更有效率。

津加莱斯的观点是:什么是保守主义取决于证据和背景——也许“斯蒂格勒”的观点也是如此。

“如果你周围的世界改变了,你应该改变你的处方,”他说。“如果你不这样做,那就是意识形态。我不会说,‘不管施蒂格勒在1970年说了什么,都是无法改变的。’那是宗教,不是研究。”

——改编自芝加哥大学杂志上的一个故事。在这里完整阅读。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uchicago.edu/story/does-capitalism-need-protection-big-business-uchicago-economist-says-yes

分类
芝加哥大学新闻

New quantum loop provides testbed for quantum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上周,来自阿贡国家实验室和芝加哥大学的科学家们在阿贡启动了一个量子通信实验的新试验台。

量子环路由一对26英里长的光纤电缆组成,它们在阿尔贡和靠近柏林布鲁克郊区的伊利诺伊收费公路之间绕行。总长52英里,是全国最长的地面量子通信通道之一。

这个回路将成为对利用量子物理原理在长距离传输不可阻挡信息感兴趣的研究人员的试验台。阿尔冈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的研究人员计划利用这个试验台来探索量子工程系统背后的科学原理,并利用量子纠缠的特性——这种现象被爱因斯坦称为“鬼魅般的远距离行为”。量子纠缠将两个(或更多)粒子连接起来,使它们处于一种共同的状态——无论其中一个粒子发生什么,都会立即影响另一个粒子,无论它们相距多远。

“开创这个量子循环对于芝加哥是一个重要的步骤,在全国建立一个大规模的量子网络,可以实现安全的数据传输远距离,”首席研究员大卫说Awschalom,资深科学家在阿贡材料科学部门,刘家族分子工程芝加哥大学的教授和主任芝加哥量子交换。“该回路将使我们能够识别和解决运营量子网络的挑战,并可用于测试和演示更远距离的通信,以帮助奠定量子互联网的基础。”

Argonne的科学家Joe Heremans、Alan Dibos和Gary Wolfowicz参与了量子环路项目,他们通过一个光纤环路和两个光纤环路产生和传输光脉冲,演示了试验台的运作。他们观察到激光脉冲沿一个光纤环路的传输时间延迟了200微秒,这与玻璃光纤中的光速一致。

他们也开始在一系列的实验中使用这个回路,包括从离子集合体发射出的光子中发射信号。这些离子可用作网络的量子存储器。功能性量子存储器是量子通信和量子互联网的关键技术进步,它需要存储和检索量子态。

他说:“我们将需要许多间隔在大约100公里外的量子存储器,通过网络来传递量子信号。量子环路使我们能够在大规模部署之前测试和完善这种量子存储技术,”阿贡纳米科学技术部门的科学家、芝加哥大学分子工程助理教授田中说。


“研究导致科学基础设施(如量子循环将确保美国仍是世界领导人在这个关键,快速发展的领域,这将打开新的重要途径的调查在量子数据传输和安全通信等领域,“说能源部科学副部长保罗Dabbar。“我们期待在量子信息科学的其他领域继续获得更多的支持和成就。”

Argonne国家实验室主任Paul Kearns说:“这个量子环路对于量子物理、通信和计算领域的科学界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能力。”“这些实验表明,阿贡的世界顶尖科学家和工程师如何帮助确保美国在基本量子信息科学方面的领导地位。”

阿贡独特的世界级设施,包括纳米材料中心和先进的光子源——美国能源部科学用户设施办公室——以及量子工厂,使研究人员能够建立和表征用于量子通信的材料和设备。

除了量子环路,阿贡计划与费米国家加速器实验室开发双向量子链路网络。当这两个项目连接在一起时,同样得到能源部支持的量子链路有望成为世界上使用量子物理发送安全信息的最长链路之一。

Argonne和UChicago是芝加哥量子交易所(Chicago Quantum Exchange)的成员,该交易所是促进量子信息科学和工程领域的学术和工业努力的催化剂。芝加哥量子交易所由Awschalom领导,总部设在芝加哥大学普利兹克分子工程学院,核心成员包括阿贡、费米实验室和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

资助:美国能源部

文章首先出现在阿贡国家实验室的网站上。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uchicago.edu/story/new-quantum-loop-provides-testbed-quantum-communication-technology

分类
芝加哥大学新闻

NASA’s TESS spacecraft discovers its first habitable planet, first world with two stars

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和世界各地其他机构的科学家们在地球之外发现了多个新的有趣的世界——包括第一个可能适合人类居住的地球大小的世界,以及一个“星球大战”式的有两个太阳的系统。

新的系外行星——太阳系外的行星——是由NASA的新TESS卫星发现的,并于1月6日在第235届美国天文学会会议上宣布。在这两种情况下,高中生都帮助找到了他们。

世界有我们自己的大小

尽管科学家们在其他恒星系统中发现了越来越多的行星,但能够维持类似人类生命的行星仍然相当稀少。科学家们寻找的最大标志是在火星表面保持液态水的能力。

发射于2018年的TESS是一颗太空卫星,专门用来寻找与地球大小相近的明亮星球。苔丝跟踪恒星亮度的变化,这是由于轨道上的行星在它们的恒星前面交叉而引起的,我们称之为凌日事件。

它的第一个宜居带大小与地球相当的世界是TOI 700d,它围绕着一颗小而冷的M矮星运行,这颗矮星位于南天星座多拉多,距地球100光年。它的质量和大小大约是太阳的40%,表面温度大约是太阳的一半。

这颗恒星的错误分类被纠正后才被发现,部分原因是得到了高中生奥尔顿·斯宾塞(Alton Spencer)的帮助。

“当我们修正了这颗恒星的参数后,它的行星尺寸减小了,我们意识到最外层的行星与地球差不多大,而且位于宜居带,”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的研究生埃米莉吉尔伯特(Emily Gilbert)说。“此外,在11个月的数据中,我们没有看到来自这颗恒星的耀斑,这增加了TOI 700d适合居住的机会,并使其更容易建立其大气和表面条件的模型。”

位于马里兰州格林贝尔特的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的研究人员模拟了TOI 700d的20个潜在环境,以衡量其中任何一个版本是否会产生适合人类居住的表面温度和压力。

由于TOI 700d被潮汐锁定在它的恒星上,这颗行星的云结构和风模式可能与地球截然不同。

其中一个模拟包括一个海洋覆盖的行星,其大气密度高,以二氧化碳为主,与科学家们推测的火星年轻时的环境相似。模型大气在面向恒星的一侧有一层厚厚的云。另一个模型将TOI 700d描绘成一个无云的、全陆地版的现代地球,风从行星的夜侧吹来,汇聚在面向恒星的点上。

Tatooine-like愿景

当卢克·天行者站在塔图因星球的沙漠中仰望天空时,他看到的不是一次日落,而是两次。在离我们1300光年的新发现的世界里,任何潜在的居民都会这么做。(尽管它被认为是一颗气体行星,所以没有人会站在上面。)

这颗比地球大近7倍的行星位于天文学家星座。它的两颗恒星每15天环绕对方一周。一颗恒星的质量比我们的太阳大10%,而另一颗则更冷、更暗,只有太阳质量的三分之一。

现在人们称它为TOI 1338b,这是TESS发现的第一颗绕双星运行的行星。TOI 1338b是太阳系中唯一已知的行星;它的轨道几乎与恒星在同一平面上运行,所以它会经历定期的恒星日食。

但是TOI 1338b的凌日是不规则的,每93到95天一次,由于其恒星的轨道运动,其深度和持续时间也有所不同。苔丝只能看到大星星的凌日——小星星的凌日太微弱了,她察觉不到。

“这些是算法真正难以处理的信号类型,”主要作者、SETI研究所和戈达德的研究科学家维瑟林·科斯托夫(Veselin Kostov)说。“人类的眼睛非常善于在数据中发现模式,尤其是像我们从这些系统中看到的那些非周期性模式。”

幸运的是,高中四年级学生沃尔夫·库基尔正在梳理泰丝在戈达德实习时的数据。

Cukier说:“我在研究志愿者们标记为食双星的所有数据——在我们的视野范围内,两颗恒星相互环绕的系统。”“在我实习的第三天,我看到了一个叫做TOI 1338的系统发出的信号。起初我以为这是一次恒星日食,但时机不对。原来是一颗行星。”

在Cukier标记了TOI 1338 b之后,研究小组使用了一个名为eleanor的软件包,以Carl Sagan(芝加哥大学校友)的小说《Contact》中的中心人物eleanor Arroway命名,以确认这次转变是真实的,而不是器物的结果。

芝加哥大学的研究生阿狄娜·范斯坦(Adina Feinstein)说,“在所有的照片中,苔丝都在监测着数百万颗恒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团队创造了埃莉诺。这是一种下载、分析和可视化交通数据的便捷方式。我们在设计时考虑了行星,但社区的其他成员用它来研究恒星、小行星甚至星系。”


大卫·马丁是一个博士后研究员UChicago时发现在俄亥俄州立大学(现在),指出,通过数据挖掘,他们发现钢铁洪流1338 b也被称为比波普爵士乐的任务,调查衡量恒星的摆动引起轨道行星的质量。这种测量方法与苔丝的经纬仪法完全不同,它提供了一套互补的信息。

他说:“我们可以把这两种数据结合起来,更好地描述地球。”“这是苔丝身上很酷的一点;它的目标是明亮、知名的恒星,其中许多恒星已经被观测了多年,甚至几十年!”

除了吉尔伯特和范斯坦,芝加哥大学其他论文的共同作者还包括Assoc。Daniel Fabrycky教授和Benjamin Montet(当时是芝加哥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现在就职于新南威尔士大学)。

全世界有十多所大学、研究机构和天文台参与了苔丝使命。

-改编自Jeanette Kazmierczak最初在NASA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网站上发表的两篇文章。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uchicago.edu/story/nasas-tess-spacecraft-discovers-its-first-habitable-planet-first-world-two-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