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耶鲁大学新闻

酵母研究为长期存在的进化论争论提供了真知灼见

在过去的20年里,研究人员已经证明,即使没有基因突变,物种和个体细胞的生物特性也可以由环境塑造和遗传,这一结果与达尔文理论的经典解释之一相矛盾。

但是,这些表观的或非遗传的特征是如何被遗传的还不清楚。

现在,在10月27日发表在《细胞报告》(Cell Reports)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耶鲁大学的科学家们展示了表观遗传机制是如何对酵母基因网络的进化做出实时贡献的。具体地说,通过几代酵母细胞被发现传递基因活性的变化,研究人员诱导。

这一发现有助于解释进化生物学中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长期以来,科学家们一直在争论有机体是否能将其一生获得的特征传递下去。

“基因突变必须是基因网络进化的唯一促进者吗?或者表观遗传机制也能导致稳定的、可遗传的基因表达状态一代又一代地维持下去吗?”耶鲁大学的穆拉特·阿卡问道,他是研究分子、细胞和amp的副教授。他是耶鲁大学系统生物学研究所的教员,也是这篇论文的资深作者。

在20世纪后半叶的大部分时间里,生物学的学生们被教导,帮助物种适应环境的基因突变会代代相传,最终导致生命的巨大多样性。然而,这一理论存在一个问题:有利的突变非常罕见,而且这种突变引起的生理变化要经过许多代才能在任何给定物种的种群中生根。

上个世纪,科学家们发现,在面对环境变化时,DNA的某些区域并不编码基因,而是调节基因活动。将稳定的基因表达状态传递给后代的概念,使18世纪法国科学家让-巴蒂斯特•拉马克(Jean-Baptiste Lamarck)曾被广泛质疑的理论重新复活。拉马克首先提出了将一生获得的特征遗传下来的理论。

在这项新的研究中,Acar实验室的研究生和共同第一作者罗欣悦和宋瑞杰希望研究表观遗传在单个酵母细胞基因网络活动进化中的作用,这些酵母细胞大约每100分钟进行一次无性繁殖。作为他们的实验模型,他们研究了一个被称为半乳糖利用网络的基因网络,该网络调控了酵母中半乳糖类糖分子的使用。通过每天的细胞分选,他们分离出群体中基因表达水平最低的细胞,并在相同的环境中培养这些细胞7天。

最终,他们发现在7天的隔离期后,表达水平的降低持续了几天,并持续了多代繁殖。基因原因本身不能解释表达减少;耶鲁大学的研究小组发现,表观遗传因素对观察到的变化有贡献。

阿卡说,这些发现表明拉马克的表观遗传对基因网络进化有明显的贡献,而经典的达尔文进化论解释不能单独解释我们的观察结果。他说:“这些发现支持了基因和表观遗传机制需要结合在一个‘进化大统一理论’中的观点。”

其他作者包括马克·霍克斯特拉瑟,尤金·希金斯分子生物物理和生物化学教授,分子、细胞和发育生物学教授,以及博士后助理大卫·莫雷诺和洪-约乌尔·吕。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yale.edu/2020/10/27/yeast-study-yields-insights-longstanding-evolution-debate

分类
耶鲁大学新闻

新的COVID-19相关基因-有益和有害-在大规模筛查中发现

耶鲁大学的研究人员和麻省理工和哈佛筛选数亿细胞暴露在COVID-19即病毒和识别几十个基因,使病毒在细胞复制和那些似乎摒弃病毒。

研究人员说,这些基因的前病毒和抗病毒作用将有助于指导科学家开发对抗COVID-19的新疗法。

研究结果发表在10月26日的《细胞》杂志上。

科学家们之前已经发现了导致COVID-19的SARS-CoV-2冠状病毒是如何附着并入侵细胞的,但是对于为什么一些细胞更容易受到感染,人们知之甚少。了解宿主细胞易受感染的基因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暴露在病毒下的一些人很少或没有症状,而另一些人却病入膏肓或死亡。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对一组绿色猴子细胞进行了全基因组筛选,这些细胞在暴露于SARS-CoV-2后比通常使用的人类细胞系更有可能死亡。这种筛查首次允许研究人员同时跟踪病毒和细胞的相互作用。这些筛选证实了早期的发现,即在细胞表面编码受体的ACE-2基因促进了SARS-CoV-2的感染。

然而,筛查也发现了两种新的病毒前蛋白复合物和第三种似乎有助于预防感染。他们发现,SWI/SNF复合物(可开启或关闭基因)和HMGB1(具有多种功能,包括调节炎症)与感染后细胞死亡的增加有关。

研究人员随后引入了抑制两种已鉴定基因产物功能的小分子药物,发现它们可以提高细胞在培养皿中感染后的存活率。

相比之下,帮助调节细胞核内基因表达的组蛋白H3复合物似乎提供了一种保护作用,抑制了SARS-CoV-2感染和杀死细胞的能力。

这篇论文的通讯作者、耶鲁大学的实验室医学和免疫生物学助理教授克雷格·威伦(Craig Wilen)说:“了解对COVID-19反应的广泛差异非常重要,比如,为什么年龄大更有可能导致死亡。”“我们已经确定了前病毒基因和抗病毒基因,这可能有助于我们预测谁可能会患上严重疾病,以及在治疗患者时,什么样的药物会有益或有害。”

威伦指出,这些信息可能不仅对当前的大流行有帮助,而且还有助于为未来新出现的冠状病毒的爆发做好准备。

耶鲁大学的靳伟是这项研究的第一作者,这项研究主要由巴罗斯·威康基金会(Burroughs Wellcome Fund)和路德维希家族基金会(Ludwig Family Foundation)资助。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yale.edu/2020/10/26/new-covid-19-related-genes-helpful-and-harmful-found-massive-screen

分类
耶鲁大学新闻

两名耶鲁大学教员被选入国家医学院

美国国家医学研究院10月19日宣布,耶鲁大学的米歇尔·贝尔和丹尼尔·科隆-拉莫斯等100名新成员当选为院士。

贝尔是耶鲁大学环境学院玛丽·e·平肖的环境健康教授,她的研究重点是人类健康如何受到环境条件的影响,包括空气污染、天气和气候变化。她还研究了环境正义。

为了表彰她的工作,贝尔获得了摩纳哥阿尔贝二世亲王/巴斯德研究所奖、罗森布里斯新研究员奖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杰出新环境科学家奖(ONES)。

科隆-拉莫斯(Colon-Ramos)是神经科学系的麦康奈尔杜伯格(McConnell Duberg)神经科学和细胞生物学教授,该学院写道,他“因在突触的细胞生物学方面做出了重大发现”而获得认可。他的实验室专注于研究如何形成和维持神经元突触来控制行为和储存记忆。

Colon-Ramos曾获得2018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先锋奖、2018年美国国家神经疾病和中风研究所兰迪斯杰出导师奖、美国科学促进会早期职业奖和斯隆研究奖学金。

美国国家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于1970年设立的前身是医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Medicine),致力于解决卫生、科学、医学和相关政策方面的关键问题,并鼓励各部门采取积极行动。NAM与国家科学院和国家工程院一起为国家提供独立、客观的分析和建议,并开展其他活动来解决复杂的问题和为公共政策决策提供信息。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yale.edu/2020/10/19/two-yale-faculty-elected-national-academy-medicine

分类
耶鲁大学新闻

脑成像可以预测儿童体重的增加

一项由耶鲁大学领导的新研究发现,大脑中一个关键的奖励中心的细胞密度更高,与儿童肥胖有关,并能预测未来体重的增加。

研究结果发表在10月12日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研究表明,在大脑中被称为伏隔核的区域中,特殊细胞的浓度更高,这可能表明大脑中的炎症反应是由不良饮食和过量摄入卡路里引起的。作者说,这种炎症反应会引发更多的暴饮暴食。

文理学院脑成像中心主任、该研究的资深作者理查德·沃茨(Richard Watts)说:“众所周知,炎症与肥胖有关,但它在人脑中究竟是如何运作的,一直是个挑战。”

研究小组使用一种被称为限制光谱成像的新型核磁共振技术,可以更近距离观察大脑的微观结构,研究伏隔核的细胞密度。伏隔核是大脑中与奖励动机和饮食行为有关的区域。他们利用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的青少年大脑认知发展(ABCD)研究中收集的公开数据,该研究跟踪了11000多名儿童的大脑发育和健康结果。

研究人员发现,伏隔核的细胞密度越高,孩子的腰围就越大。

“一个更令人印象深刻的发现是,这一区域的细胞密度可以预测一年后腰围和体重指数的增加,”耶鲁大学心理学博士后、该研究的第一作者克里斯蒂娜·拉普阿诺(Kristina Rapuano)说。

此前对动物的研究表明,高饱和脂肪饮食会刺激大脑中的神经炎症,从而增加伏隔核的细胞数量。这种细胞的积累会引发动物的强迫性进食。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吃不好的食物会导致想要吃更多不好的食物。这些数据为这种想法提供了一种可能的大脑机制,”耶鲁大学心理学教授和这项研究的合著者BJ Casey说。

凯西指出,全球儿童肥胖率在过去40年翻了两番。她说,部分原因是更容易获得和消费不健康食品。

凯西说:“这项研究朝着更好地理解儿童体重增加背后的神经生物学机制迈出了一步,这对早期干预和肥胖预防策略至关重要。”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yale.edu/2020/10/12/brain-imaging-can-predict-childhood-weight-gain

分类
耶鲁大学新闻

诺贝尔奖之路:耶鲁停止批判基因编辑的先驱

Jennifer Doudna in 2016 Jennifer Doudna 2016(图片来源:Jussi Puikkonen/KNAW [CC BY 2.0])

詹妮弗·杜德纳(Jennifer Doudna)通往2020年诺贝尔化学奖的科学之旅通过了纽黑文和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

与杜德纳共事过的人说,她在1994年至2002年间在耶鲁大学(Yale)的任期,为CRISPR的发展奠定了早期基础。CRISPR是一种革命性的基因编辑技术,后来她与法国生物学家、诺贝尔奖得主艾曼纽•夏彭蒂耶(Emmanuelle Charpentier)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Berkeley)共同开发了这项技术。这一创新为他们赢得了10月7日的诺贝尔奖。

“对RNA进行结构测定的基本能力就发生在詹妮弗的实验室里,”斯科特·斯特贝尔说,他是亨利·福特二世的分子生物物理学教授。生物化学(MB&B)和大学教务长。

20世纪90年代初,Strobel和Doudna都在科罗拉多大学波尔得分校的Thomas切赫实验室工作,后者因发现核糖核酸的催化特性与耶鲁大学的Sidney Altman共同获得了1989年的诺贝尔化学奖。

在博尔德,杜德纳还会见了两位来访的耶鲁生化学家,琼·斯泰茨和已故的托马斯·斯泰茨,Strobel说。托马斯·斯泰茨(Thomas Steitz)因在确定核糖体结构方面的工作而获得2009年诺贝尔化学奖。核糖体是细胞的蛋白质制造机制。

托马斯·斯泰茨游说杜德纳来到耶鲁大学。1994年,杜德纳成为了分子生物物理和生物化学的助理教授。在耶鲁大学,杜德纳将在可视化RNA结构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科学家们现在知道,RNA是DNA片段的单链副本,负责许多重要的生物学功能。

“她的职业生涯真的是从这里开始的,在耶鲁的时候她成为了国家科学院的一员,”mb&b的教授和主席Enrique De La Cruz说。耶鲁在培养年轻科学家方面有着悠久的历史。她来的时候是RNA生物学家,离开的时候也是结构生物学专家。”

耶鲁大学分子生物物理学和生物化学斯特林教授Joan Steitz说,杜德纳在结构生物学方面的专业知识对他最终的兴趣至关重要,杜德纳最终想知道古代细菌和古菌的免疫系统是如何抵御病原体的。

马克斯·普朗克感染生物学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of Infection Biology)的杜德纳(Doudna)和沙彭蒂耶(Charpentier)最终发现,细菌免疫系统的组成部分可以被重组,充当某种基因剪刀来编辑DNA,正如诺贝尔奖委员会所写的那样,让科学家基本上“改写生命密码”。

琼·斯蒂茨说:“她能否获得诺贝尔奖从来都不是问题。”“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2016年,杜德纳校长彼得·萨洛维授予杜德纳荣誉博士学位。(图片来源:迈克尔·马斯兰)

De La Cruz说,尽管她在耶鲁大学的工作与CRISPR的发展没有直接关系,但为科学问题制定新解决方案的能力是通过与纽黑文一流的生物化学家合作而发展起来的。

斯托贝尔回忆说,在2018年托马斯·施泰茨(Thomas Steitz)的追悼会上,杜德纳向耶鲁大学的同事们表达了敬意。杜德纳被耶鲁大学授予荣誉学位。

“她为汤姆庆祝,说她事业的工作基础是在耶鲁建立的,”Strobel说。“这是一个非常慷慨的建议,我们非常高兴能参与到她巨大的科学轨迹中的一部分。”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yale.edu/2020/10/12/path-nobel-yale-stop-critical-gene-editing-pioneer

分类
耶鲁大学新闻

对话的神经生物学:大脑活动取决于你在和谁说话

一项新的成像研究显示,当我们和不同社会经济阶层的人交谈时,和和背景相似的人交谈时,大脑的反应是不同的。

虽然神经科学家已经使用大脑成像扫描来详细追踪个体对一系列因素的神经反应,如压力、恐惧、上瘾,甚至爱和欲望,新的研究显示了在一个简单的社会互动中,两个个体的大脑会发生什么。

这项研究发表在《社会认知与情感神经科学》杂志上,揭示了不同背景的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具有独特的神经生物学意义。

资深作者乔伊·赫希(Joy Hirsch)说:“当耶鲁大学教授与无家可归的人交谈时,他或她的额叶激活的神经网络与与另一位同事交谈时激活的神经网络不同。”赫希是伊丽莎白·米尔斯和豪斯·詹姆森精神病学教授、比较医学和神经科学教授。“显然,我们的大脑设计了一个额叶系统,帮助我们处理我们的多样性。”

赫希在伦敦大学学院有一个神经科学的联合任命。

这项研究是耶鲁大学(Yale)毕业生奥利维亚·德斯科贝斯(Olivia Descorbeth)的创意,她在还是一名高中生时首先提出了这个研究想法。赫希和德斯科贝斯想知道,当一个人与来自不同社会经济背景的人交谈时,他的大脑是否会做出不同的反应。

他们招募了78名患有不同的家庭收入和教育水平从纽黑文,康涅狄格州区和有选择地成对每个主题与多个合作伙伴减少种族和性别对结果的影响。在每个实验中,两个实验对象都连接到一个叫做功能性近红外光谱(fNIRS)的新型神经成像系统,该系统可以跟踪两个实验对象的大脑活动。然后,他们被要求进行一次随意的交谈。

研究人员发现,当研究对象与来自不同社会经济背景的人交谈时,他们的左背外侧前额叶皮层(参与控制认知过程)的活动要比与地位相似的人交谈时高得多。

Descorbeth说配对成像研究也可以用来检查种族和性别对大脑活动的影响。她说:“从理论上讲,时间和训练可以最小化甚至消除我们的大脑对与自己不同的人的反应。”

“社交有一种神经生物学,神经生物学允许我们调节我们对多样性的反应,”赫希说。“我们想要包容,我们想要公平。从理论上讲,神经科学可以告诉我们如何才能实现这一点。”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yale.edu/2020/10/05/neurobiology-conversation-brain-activity-depends-who-you-talk

分类
耶鲁大学新闻

在确定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的严重性方面,教养胜过天性

耶鲁大学和其他地方的研究人员此前发现了一系列遗传风险因素,这些因素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一些退伍军人特别容易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衰弱症状。

9月30日发表在《生物精神病学》(Biological Psychiatry)杂志上的一项由耶鲁牵头的新研究发现,一个社会因素可以减轻这些遗传风险:与他人建立友爱和信任关系的能力。

该研究是第一个探索先天和后天在PTSD生物学基础研究中的作用的研究之一。

“我们生存在一个环境中。我们不仅仅是我们的基因,”耶鲁大学精神病学和公共卫生副教授、该研究的资深作者罗伯特·h·皮耶特扎克说。

Pietrzak也是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国家创伤后应激障碍中心转化精神病学流行病学实验室的主任。

就像许多关于精神障碍(如抑郁、焦虑和精神分裂症)的遗传研究一样,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研究也揭示了许多遗传风险因素会导致精神障碍的严重程度。例如,一项研究的165000多名美国退伍军人由耶鲁大学的乔尔·格勒恩特尔基金会基金的精神病学教授和遗传学和神经科学教授发现八个不同区域的基因组变异有助于预测谁是最有可能的经验重复令人不安的记忆和倒叙标志PTSD的症状。

在这项新的研究中,Pietrzak, Gelernter和同事们研究了从国家退伍军人健康和恢复力研究中收集的心理和基因数据,该研究是由国家创伤后应激障碍中心支持的美国退伍军人的全国样本。研究人员特别关注了依恋类型——与他人建立有意义关系的能力或能力——作为PTSD基因风险的潜在调节因素。

安全依附型的人认为关系稳定,觉得自己值得被爱和信任,并且能够从别人那里寻求帮助。那些不安全的依恋类型的人对与他人的亲密关系感到厌恶或焦虑,并且很难向他人寻求帮助。

他们发现,形成安全依恋关系的能力基本上抵消了遗传风险对PTSD症状的集体影响。这种影响在IGSF11基因的一个变种中尤为明显,该基因与突触可塑性或大脑在脑细胞之间形成新连接的能力有关。

Pietrzak指出,突触可塑性缺失也与创伤后应激障碍、抑郁和焦虑等精神障碍有关。作者说,这些发现说明了环境、社会以及遗传因素在PTSD和其他精神障碍研究中的重要性。

他说:“社会环境因素是告知PTSD风险的关键因素,应该被视为基因效应的潜在调节因素。”“形成安全依恋关系的能力是PTSD及相关疾病的最强保护因素之一。”

他说,研究结果将有助于预测谁更有可能出现严重的PTSD症状,同时也表明针对人际关系的心理治疗可能有助于减轻遗传风险较高的退伍军人的PTSD症状。

这篇论文的第一作者阿曼达·塔曼(Amanda Tamman)曾在耶鲁大学(Yale)任教,现在是圣约翰大学(St. John ‘s University)临床心理学博士。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yale.edu/2020/10/01/nurture-trumps-nature-determining-severity-ptsd-symptoms

分类
耶鲁大学新闻

两位耶鲁教员被评为最鼓舞人心的拉美裔/拉丁裔科学家

耶鲁大学的Daniel Colon-Ramos和Enrique De La Cruz被Cell Mentor评为美国100位最鼓舞人心的拉美裔/拉丁裔科学家中的两位。Cell Mentor是Cell Press为科学家创建的在线专业资源。

为了纪念国家拉美裔遗产月,一个科学顾问委员会根据他们的学术成就、优秀指导以及对多样性、公平和包容的承诺来选择获奖者。

Colon-Ramos和De La Cruz都建立了非常成功的实验室来研究生物学中一些最有趣的问题。

Daniel Colón-Ramos丹尼尔Colon-Ramos

科隆-拉莫斯是神经科学和细胞生物学多里斯·麦康奈尔·杜伯格(Dorys McConnell Duberg)教授,土生土长的波多黎各人,他研究大脑突触是如何形成和维持来控制行为和存储记忆的。

Colon-Ramos曾获得2018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先锋奖、2018年美国国立神经疾病和中风研究所杰出导师兰迪斯奖、美国科学促进会早期职业奖和斯隆研究奖学金。

Enrique De La Cruz Enrique De La Cruz

De La Cruz,第一代古巴裔美国人,分子生物物理学和生物化学教授和主席,研究参与细胞运动的蛋白质,细胞内分子的运输,以及RNA的折叠和功能。

他获得了许多奖项,包括国家科学基金会职业奖和生物物理学会颁发的艾米丽·m·格雷教学奖,以表彰他“促进科学和教育的多样性,以及作为鼓舞人心的生物物理学大使的不懈努力”。

德拉·克鲁兹也是耶鲁大学布兰福德学院的院长。

Cell Mentor在宣布奖项时写道:“我们收集这些名字的目的是为了结束一个有害的神话,即没有足够多的多元化科学家来举办研讨会,担任小组成员,或填补科学职位。”我们强调在学术界、政府部门和生物技术领域从事各种工作的科学家,并展示致力于为西班牙语服务机构的不同学生群体服务的个人。”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yale.edu/2020/09/22/two-yale-faculty-named-among-most-inspiring-hispaniclatinx-scientists

分类
耶鲁大学新闻

儿童免疫反应对COVID-19更有效

耶鲁大学和爱因斯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9月18日在《科学转化医学》(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杂志上发表报告称,儿童和成年人对导致COVID-19的病毒感染表现出不同的免疫系统反应,这一发现有助于解释为什么COVID-19的结果在成年人中往往要糟糕得多。

对该病毒的广泛而危险的免疫反应与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需要换气以及成年COVID-19患者死亡率的增加有关。这些结果在儿童中较少见,这使得人们猜测免疫系统对病毒的反应在某种程度上受到抑制。但这项新的研究检测了从被诊断为COVID-19的儿童和成人患者身上获得的血清和细胞样本,发现儿童实际上表达了更高水平的两种特异性免疫系统分子。研究人员认为,这可能有助于更好的结果。

“让我们吃惊的是,我们发现,这些特殊的血清细胞因子在儿童体内的含量要高于成人,”耶鲁大学C.N.H.朗(C.N.H. Long)免疫学和内科学教授、该论文的联合资深作者凯万赫罗德(Kevan Herold)说。

有趣的是,研究发现,分析还显示,被认为具有保护作用的某些类型的抗体反应,在成年人(包括重症患者)中实际上比在儿童中要高。

从COVID-19爆发的最初几天开始,科学家们就观察到,感染病毒的儿童往往比成年人的情况要好得多。确定这是为什么,哈罗德,连同他的配偶,贝特西哈罗德,文章的第二作者,儿科和microbiology-immunology教授爱因斯坦医学院的,决定研究患者的血液和细胞样本收集不同年龄的人承认COVID-19症状在纽约Montefiore医疗中心。

特别地,他们在经历了新冠病毒不同健康结果的患者中寻找免疫系统反应类型的变化。研究对象还包括被诊断为多系统炎症综合征(misc)的儿童和青少年,这是COVID-19在年轻人中罕见的并发症,与各种严重的健康并发症有关。

他们发现两种免疫系统分子的水平——白细胞介素17A (IL-17A),在早期感染期间帮助调动免疫系统反应,干扰素gamma (info -g),对抗病毒复制——与患者的年龄密切相关。分析显示,患者年龄越小,IL-17A和info -g的水平越高。

Kevan Herold指出,这两个分子是先天免疫系统的一部分,先天免疫系统是一种更原始的、非特异性的反应,在感染后早期被激活。相反,成年鼠表现出更强的适应性免疫系统反应,包括更高的中和抗体水平,这记录了病原体的特征,并针对它们进行消灭。

他们还发现,罕见的MIS-C病例的儿童也有高水平的IL-17A和info -g,但很少表现出严重的肺组织损伤,这是成人病例的特征。然而,这些儿童与其他更严重的成人病例有相同的免疫反应特征。IL-17A和info -gmolecules的来源尚不清楚,但它的识别可能有助于我们了解哪些细胞可以被定位,以防止COVID-19的严重影响。

作者推测,增强某些类型的免疫反应可能对病人有益。

贝特西·赫罗尔德说:“这表明,孩子对病毒有更强、更早的先天免疫反应,这可能会保护他们免于发展成严重的肺部疾病。”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yale.edu/2020/09/21/childrens-immune-response-more-effective-against-covid-19

分类
耶鲁大学新闻

免疫系统可能还有另一项工作——对抗抑郁

在中枢神经系统炎症性自身免疫反应类似于一个与神经退行性疾病如多发性硬化(MS)也被发现在健康人的脊髓液,根据一项新的Yale-led研究比较免疫系统细胞脊髓液的MS患者和健康者。这项于9月18日发表在《科学免疫学》杂志上的研究表明,这些免疫细胞除了能保护我们免受微生物入侵外,还能保护我们的心理健康。

这一结果支持了一种新的理论,即伽马干扰素,一种帮助诱导和调节多种免疫系统反应的免疫细胞,也可能在健康人群中起到预防抑郁的作用。

“正常的脊髓液也会如此有趣,这让我们感到惊讶,”威廉s和路易斯斯蒂勒埃奇利(William S. and Lois Stiles Edgerly)神经学教授、免疫生物学教授、这项研究的资深作者戴维哈弗勒(David Hafler)说。

之前的研究已经表明,阻断伽马干扰素和它们帮助产生的T细胞会导致小鼠出现类似抑郁的症状。Hafler注意到,在使用不同类型干扰素治疗的MS患者中,抑郁也是一种常见的副作用。

使用一个强大的新技术,允许单个细胞的详细检查,研究人员表明,T细胞的特点在健康人的脊髓液与MS患者有相似之处,他们缺乏能力复制并导致破坏性炎症反应在自身免疫性疾病如女士。

Hafler说,从本质上讲,所有人大脑中的免疫系统都做好了制造炎症免疫系统反应的准备,可能除了防御病原体外还有其他功能。

“这些T细胞还有其他作用,我们推测它们可能有助于保护我们的心理健康,”他说。

哈夫勒说,他的实验室和耶鲁大学的同事计划探索中枢神经系统的免疫系统反应如何影响抑郁症等精神疾病。

耶鲁大学的詹娜·帕帕拉多(Jenna Pappalardo)是这项研究的第一作者,该研究主要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和国家医学学会(National MS Society)资助。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yale.edu/2020/09/18/immune-system-may-have-another-job-combatting-depre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