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新闻

仇恨在社交媒体上猖獗——但谁应该监督它?

社交媒体网站上的帖子助长和鼓励了国会大厦发生的暴力骚乱。但东北大学的教授们表示,从法律和实践的角度来看,通常很难让社交媒体公司对用户负责。

种族与正义研究所所长杰克•麦克德维特认为,许多帖子都构成了仇恨犯罪,科技公司应该为其网站上传播的暴力言论负责。但大学政治学、计算机和信息科学杰出教授大卫•雷泽(David Lazer)表示,当涉及到传播错误信息时,谁应该承担责任就不那么清楚了。

左为美国东北大学种族与正义研究所主任杰克·麦克德维特。右,大卫·雷泽,东北大学政治学及计算机与信息科学特聘教授

在上周席卷国会后,多家科技公司禁止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在他们的平台上发表关于选举的未经证实的言论。几家大型科技公司切断了与Parler的联系,抗议者在暴乱前用这款应用来传播暴力言论。这些举措引发了一场关于科技公司监控其网站上仇恨言论和虚假信息的责任的辩论。

对于仇恨言论,“他们当然负有责任,”东北大学种族与正义研究所(Institute on Race and Justice)主任麦克德维特(McDevitt)说。“言论自由只能到此为止。我们可以通过立法限制这些网站。我们有办法让他们承担责任,我们也应该这样做。”

麦克德维特说,以仇恨言论或煽动暴力为由起诉个人或公司很难立案,尤其是涉及到社交媒体时。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应该尝试。大多数法律是为了处理传统的仇恨犯罪。我们需要更新这些内容,就像之前处理网络霸凌的方式一样,让它成为人们可以追究责任的事情。”

在缺乏立法的情况下,私营公司已经采取了行动。谷歌和苹果(Apple)已在其应用商店中屏蔽了Parler,理由是担心它无法充分屏蔽在上周爆发的混乱之后煽动暴力的内容。上周,亚马逊暂停了亚马逊网络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的Parler服务。亚马逊网络服务是使用最广泛的后端系统之一,为许多应用程序和站点提供互联网基础设施。周一,帕勒起诉亚马逊,要求法院恢复其服务。

上周,亚马逊暂停了亚马逊网络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的Parler服务。亚马逊网络服务是使用最广泛的后端系统之一,为许多应用程序和站点提供互联网基础设施。周一,帕勒起诉亚马逊,要求法院恢复其服务。鲁比·瓦劳/东北大学

第一修正案的支持者警告说,其中一些反应可能会限制言论自由,尤其是在亚马逊取消Parler平台的情况下。

东北新闻学教授丹•肯尼迪(Dan Kennedy)在一篇关于这个话题的博客文章中表示,亚马逊“有责任(尊重)其客户的言论自由权利,而Twitter和Facebook却没有”,因为这项服务对很多网站来说都是如此基础。

AWS切断Parler的服务,就像电话公司屏蔽了它认为危险的个人或组织的所有电话一样。但毫无疑问,帕勒违反了AWS的可接受使用政策。”

一些人还认为,惩罚帕勒的仇恨言论只会导致新的没有监管的替代网站出现。

但是,麦克德维特说,惩罚发表仇恨言论的网站仍然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麦克德维特说:“我们对儿童色情作品就是这样做的。”“主流网络和社交媒体上并不存在这种现象。它转移到了不同的地方,绝对的。但是人们很难找到它,这总比没有好。”

对于持续不断的虚假声明,研究社交媒体上错误信息传播的雷泽并不确定谁应该受到惩罚,更重要的是,谁应该受到惩罚。

雷泽说:“让马克和杰克做这些决定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过程。”他指的是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Twitter的ceo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

“这不是民主,”雷泽继续说。“但另一方面,我不喜欢政府监管的想法。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任命的人制定的法规会在监控虚假信息方面做得更好吗?我表示怀疑。”

雷泽将Parler等另类媒体网站的兴起部分归因于Instagram、Twitter和Facebook等主流平台上最近兴起的语音过滤浪潮。

例如,最近几个月,这些网站开始标记那些声称反对关于选举和COVID-19的普遍共识的帖子。

雷泽说:“在美国,你已经看到了一种平行的媒体系统的发展,这是通过获得内容的权利。”根据他的研究,保守派占据了这些另类媒体生态系统的大部分。

媒体咨询,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northeastern.edu/2021/01/12/hate-thrives-on-social-media-but-who-should-police-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