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细菌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一度很少见,但在美国每年感染成千上万人,并导致约20000人死亡。抗生素的过度使用使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变得更加普遍和难以治疗,因为这种细菌的传染性加上它对标准的抗感染药物的耐药性。受感染的人也面临很高的复发风险。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Washington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领导的一项新研究揭示了MRSA是如何进入家庭的,以及一旦进入家庭,它是如何在家庭成员中传播的,包括那些毛茸茸的家庭成员。了解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的传播动态对制定有效的预防策略至关重要。

这项由芝加哥大学研究人员进行的研究发表在11月21日的《柳叶刀传染病》杂志上。

“在社区环境中,家庭环境对MRSA的传播起着关键作用,”该研究的资深作者Stephanie a . Fritz医学博士说,他是华盛顿大学儿科传染病部门的儿科副教授。“这表明,从家庭表面清除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的积极尝试可能会显著降低我们现在看到的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的数量。”

“不只是一个病人会感染葡萄球菌,而是一个家庭的多个成员,”弗里茨说。路易儿童医院。“在一年内,我们会看到很多病人复发感染。我们认为有必要关注家庭环境在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和传播中的具体作用。”

金黄色葡萄球菌,通常被称为葡萄球菌,通常在三分之一的人类皮肤上无害。细菌可以通过皮肤接触或接触污染的表面传播。感染本身就像一个充满猫的虫子咬。然而,当葡萄球菌进入血液、骨骼或器官时,可能导致肺炎、严重的器官损伤和死亡。

这项研究的对象是150名健康儿童的家庭,他们的平均年龄为3岁。从2012年到2015年,这些儿童在医院和儿科诊所接受了葡萄球菌感染的治疗。几乎所有孩子的家庭成员都参加了实验,总共有692人,154只猫和狗。

研究人员在一年的时间里对每家每户进行了五次访问,以获取人们鼻孔、腋窝和腹股沟的拭子样本。至于猫和狗,研究人员从它们的鼻子内部和背部——主要的爱抚部位——收集样本。他们发现近一半的人和三分之一的宠物一年至少有一次感染了MRSA。

宠物提供了这项研究最有趣的发现之一。弗里茨说:“有时人们认为猫和狗会传播有害的细菌。“我们认为它们可能是葡萄球菌病菌的蓄水池,并在其传播中发挥作用。但我们的研究表明,猫和狗更有可能从人类身上感染葡萄球菌。”

此外,研究人员还在21种家用物品表面检测了葡萄球菌,这些物品包括冰箱门把手、水槽水龙头、浴室台面、床单、浴巾、电灯开关、电话、电视和视频游戏控制器、电脑键盘和鼠标。

对每个葡萄球菌样本的分子分析——总共3819个——作为细菌的指纹,使研究人员能够精确地确定特定菌株的传播动态。

弗里茨说:“以前的研究没有区分葡萄球菌菌株。“通过分析,我们能够确定葡萄球菌细菌如何进入房屋的不同风险因素,然后一旦进入,如何传播。流行的观点是葡萄球菌是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这通常是正确的。但我们的研究表明,家庭环境也是葡萄球菌持续传播的一个关键宿主。事实上,在一些情况下,环境是唯一的潜在传播源。

弗里茨补充说:“家庭感染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的原因有两个,一是由于家庭中引入了新的葡萄球菌,二是由于在家庭成员中传播了已有的菌株。”

该研究的参与者还回答了100多个关于卫生和其他个人习惯的问题。

“利用遗传和流行病学数据,可以帮助我们找到治疗方案和预防措施,”医学院临床研究专家、负责分析大量数据的研究合著者帕特里克霍根(Patrick Hogan)说。“例如,我们可以告诉人们应该停止或开始做什么来降低葡萄球菌感染的风险。”

研究发现,与葡萄球菌进入家庭有关的主要因素包括:

  • 经常洗手(用肥皂或洗手液)的人在上完厕所、准备食物前、吃东西前和换尿布后都不太可能把葡萄球菌带到家里。
  • 儿童,尤其是那些上日托的儿童,更有可能把葡萄球菌带进他们的家里。

与葡萄球菌从一个人传播到另一个人有关的首要因素是:

  • 当环境表面有相当多的MRSA污染时,MRSA更有可能传播。
  • 根据研究小组的定义和对气味、杂物和污垢的观察,这种传播更有可能发生在清洁得分较低的家庭。
  • 这种情况更有可能发生在租来的和拥挤的房子里。
  • 当人们共用卧室、床、毛巾(手、脸或浴室)或卫生用品(如剃须刀和牙刷)时,MRSA更容易传播。

减少家中感染葡萄球菌风险的卫生习惯包括洗澡而不是洗澡,每天至少刷牙两次,使用抗菌洗手液。

“分享个人卫生用品不是个好主意,”霍根说。然而,尽管听起来有些陈词滥调,但最重要的是勤洗手。它提供了最好的保护,防止感染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


Mork RL, Hogan PG, Muenks CE, Boyle MG, Thompson RM, Sullivan ML, Morelli JJ, Seigel J, Orscheln RC, Bubeck Wardenburg J, Gehlert SJ, Burnham CAD, Rzhetsky A, Fritz SA。对社区相关的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皮肤和软组织感染的家庭进行纵向、株特异性金黄色葡萄球菌导入和传播事件的前瞻性队列研究。《柳叶刀传染病》。2019年11月21日。
这项研究由华盛顿大学儿童探索研究所和圣路易斯儿童医院资助;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批准K23-AI091690;国立卫生研究院国家推进转化科学中心,资助ulio – tr002345;卫生保健研究和质量局,资助R01-HS021736, R01-HS024269;以及Burroughs Wellcome基金会感染性疾病发病机制研究者奖。计算分析部分由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的大机制项目提供资金,该项目由ARO合同W911NF1410333提供;NIH资助R01HL122712, 1P50MH94267, U01HL108634;还有莉斯和肯特·道顿送的礼物。
华盛顿大学医学院(Washington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的1500名教员也是巴尼斯犹太医院(Barnes-Jewish)和圣约瑟夫医院(St。路易的儿童医院。医学院在医学研究、教学和病人护理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世界报道。通过与巴尼斯犹太医院(Barnes-Jewish)和圣路易斯儿童医院(St. Louis Children’s hospitals)的合作,医学院与BJC HealthCare建立了联系。

最初由医学院出版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source.wustl.edu/2019/11/drug-resistant-staph-can-spread-easily-in-household-environ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