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罕布什尔州民主党参议员珍妮•沙欣(Jeanne Shaheen)周四在校与达特茅斯大学(Dartmouth)的埃弗雷特•科普研究所(C. Everett Koop Institute)举行了圆桌会议,重点讨论了电子烟对新罕布什尔州年轻人的健康风险。

沙欣感谢盖泽尔医学院科普研究所(Koop Institute at the Geisel School of Medicine)所长詹姆斯·萨金特(James Sargent)为这次讨论拉开了序幕。参加讨论的有当地高中的代表、州卫生官员、达特茅斯学生健康办公室(Dartmouth Student Wellness Office)以及致力于青少年戒烟和戒电子烟项目的社区团体。

此次活动在胡德艺术博物馆(Hood Museum of Art)举行。与此同时,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证实,有三人死于与电子烟有关的肺部疾病,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对电子烟公司JUUL的青少年营销行为展开了调查。今年早些时候,沙欣提出了一项法案,要求电子烟公司为联邦政府的预防工作提供资金,并对执法进行监管。

在会议上,Shaheen提到了前卫生局局长C. Everett Koop ’37的开创性工作,她在1982年的卫生局局长关于吸烟和健康的报告中明确确立了癌症和吸烟之间的联系,并以此作为她的电子烟青少年保护法案的灵感来源。

“我在想是什么让吸烟在美国变得不同。正是这些首席执行官们最终不得不承认他们在说他们不知道吸烟对健康有什么影响时撒了谎。我们需要类似的东西。我们需要这样的研究来表明,在美国吸电子烟的真正后果是不安全的。”

伍德斯维尔高中(Woodsville High School)学生、州长青少年药物滥用咨询委员会(Youth Advisory Council on Substance误用)成员凯茜·里根(Kaycee Reagan)说,在她的学校里,电子烟和JUULs的使用非常普遍,芒果和薄荷等口味的饮料在这里非常受欢迎。里根说,一些家长甚至为孩子们购买JUULs,因为他们相信电子烟比吸烟更安全。

“它绝对是面向年轻人的。我们特别关注的是它是如何通过Instagram的影响者进行营销的。我们担心这种伤害不仅在学生中被低估,在家长中也被低估。他们认为,如果他们吸烟,他们就不会吸烟。”

新罕布什尔州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医生赛·切拉拉(Sai Cherala)提出了这个问题。他指出,2010年,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甚至没有意识到高中生吸电子烟的问题。她说,到2017-2018学年,自我报告使用电子烟的高中生已上升到23%。

达特茅斯学生健康中心(Dartmouth Student Wellness Center)的首席顾问布莱恩·鲍登(Brian Bowden)说,这些趋势会随着学生进入大学而改变。

鲍登说:“在过去四年中,一年级学生使用电子烟和电子烟的比例从4%左右上升到12.5%,而经常吸烟的比例也从4%下降到2%。” 

尽管达特茅斯大学多年来一直在为实现校园禁烟而努力,但吸电子烟只是在最近几年才成为一个问题。鲍登说,就在去年,该校还将吸电子烟纳入了校园行政大楼和宿舍的禁烟规定。

虽然吸烟的危害有很好的记录,但关于电子烟的影响却几乎没有数据。萨金特说,尽管电子烟可能对想戒烟的人有帮助,但它也可能成为尼古丁上瘾的一个途径。

“我认为现在的情况是,青少年正在尝试这些产品,而年轻人对它们上瘾了。一旦你对它们上瘾——就像我们所知道的香烟,一旦你上瘾,你就会吸烟30或40年,直到你心脏病发作。”

沙欣说,她希望她的法案将提供第一步,要求电子烟公司为青少年的研究和预防工作提供资金,并帮助建立用于监管该行业的数据。

萨金特说,随着与电子烟有关的死亡人数不断上升,这项工作的紧迫性变得更加明显。

他说:“任何生产人们吸入肺部的产品的人都需要受到监管。”

可以通过[email protected]联系到William Platt。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dartmouth.edu/news/2019/09/dartmouth-shaheen-holds-forum-youth-and-e-cigaret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