旨在提高怀孕期间服用药物的安全性

,

比尔斯奈德

范德比尔特大学一名19岁的学生正在领导一项多机构合作,利用计算机技术来确定可以在不伤害胎儿的情况下安全开给孕妇的药物。

Anup Challa

这项名为MADRE的研究旨在对胚胎中的药物不良反应进行建模,它将基于结构的药物不良反应预测与电子医疗记录和保险索赔的真实数据相结合。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避免在子宫内暴露于药物引起的不良后果。

医生们常常不确定,一旦女性怀孕,他们是否能安全地开出治疗慢性疾病的药物。“我们预计,我们的工具将有助于解决这种不确定性,”马德雷的首席研究员阿努普查拉(Anup Challa)说。

“长期以来,怀孕一直是药物开发的‘第三条轨道’,”查拉的导师兼同事、医学博士戴维·阿罗诺夫(David Aronoff)补充道。

“没有很多新药临床试验包括孕妇或怀孕特有的问题,如子痫前期(乳高血压)或妊娠期糖尿病,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巨大的恐惧…关于(伤害)发育中的胎儿,“Aronoff说,他也是妇产科教授。

他说:“如果能有工具告诉我们,一种现有的、安全的药物可能被‘重新利用’,以防止不利的妊娠结局,那将是革命性的。”“我认为(MADRE)是利用我们的新科学‘组学’和信息学来改善母婴健康状况的一个非常好的方法。”

阿罗诺夫指导预防不良妊娠结局&早产(Pre3)倡议,一个由教师和学生组成的跨学科团体,他们通过教育、研究和创新,致力于预防不良妊娠结局和早产。

马德雷正在开发一套预测工具,将范德比尔特大学医学中心(Vanderbilt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的200多万份电子病历与所有已知药物分子的化学结构结合起来,从而推进这些前沿领域。该公司还致力于用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的近6000万份保险索赔来补充这些模型。

查拉说:“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模型,可以根据(一种药物的)结构信息预测胎儿毒性。”“你可以利用一种药物的固有结构来预测它对胎儿的伤害,这种想法非常强大。”

MADRE的合作者包括:

  • 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博士;
  • 杰弗瑞·戈德斯坦,医学博士,西北大学范伯格医学院病理学系;
  • 范德比尔特大学工程学院化学与生物分子工程系博士;
  • 范德比尔特精准医疗中心的Lisa Bastarache和Joshua Denny医学博士;和
  • Robert Lavieri博士和Jana Shirey-Rice博士,Vanderbilt临床和转化研究所(维多利亚)。

去年,阿罗诺夫、丹尼和同事报告了一个他们称之为“PregOMICS”的概念。PregOMICS是一种应用系统生物学和生物信息学,将市场上已经上市的药物重新定位为一种快速、低成本的方法,以发现治疗产科疾病的新疗法。

查拉在范德比尔特大学一年级时,于2017年底开始与维多利亚的药物再利用团队合作。作为孟菲斯市怀特站高中一名杰出的理科学生,他已经首次撰写了一篇关于利用信息学来识别乳腺癌患者基因表达疗法的科学论文。

查拉的父亲是昆虫学家,母亲是训练有素的生物化学家。在父亲的鼓励下,查拉选择了科学作为自己的职业。

今年夏天,他在马里兰州罗克维尔的国家推进转化科学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advance Translational Sciences)工作,该中心隶属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通过维多利亚大学资助马德雷项目。

“查拉是一个全明星,一个了不起的思想家,”阿罗诺夫说。他说:“我们都在试图更有创造性地思考如何在改善孕妇健康的同时保护正在发育的胎儿的健康。世界可能需要更多像Anup这样的人。”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news.vumc.org/2019/07/18/effort-seeks-to-improve-safety-of-drugs-given-during-pregnancy/